言情閣 > 深愛到底:總裁豪寵心尖寶 > 第464章 嚴格管束妻子

第464章 嚴格管束妻子

一秒記住【筆♂趣÷樂 www.cqsjfr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464章 嚴格管束妻子

    想著許多男人窺視著她的美麗,欣賞著她的醉態,用赤果果的眼光yy她,聶宇霆心里彼為不爽。

    他雙手一緊,生氣地把米思蝶箍緊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米思蝶嬌呼,“我……不能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許跟其他男人交往。”聶宇霆開始不講理,霸道地說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米思蝶朝他翻白眼,晃了晃渾鈍的腦袋,“你說什么?不許我跟別人交往?”

    “我說的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男人嘛。”腦子還算好使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丈夫。”話落,他抱起她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米思蝶去推他,嘴里喃喃著:“好,我聽你的……快上去,我要睡覺。”

    “不許睡!”蠻不講理。

    米思蝶懶散地抬起眸子,望著此時像個小孩子似地噘著嘴,臉上布滿郁色的男人,好笑起來:“我有點醉了……你別怪我這么遲回家啊,乖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關了手機?”心里還存著氣呢。

    “沒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讓你帶塊電板去的嗎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太不在意我了!”他很生氣。

    米思蝶軟軟地趴在丈夫的肩頭上,甜糯無力地說,“我喜歡你……宇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說你愛我……”

    米思蝶“恩恩唧唧”著。

    “說你愛我!”某男沙啞地粗吼。

    “愛你……”

    室內的溫度越來越高,整個浴室彌漫著濃濃的水霧……

    翌日,又是一個大晴天,太陽火辣辣地映照大地,院子里的花草樹木撐開茂密的葉子遮擋著火熱的陽光。

    聶宇霆站在一棵榕樹下,看著倆個兒子在一位男子的教導下,練習基本的泰拳功。

    上午時間,太陽還不算太毒辣,為了鍛煉他們的意志,聶宇霆讓他們在室外練習,

    他相信,經過一個暑假的鍛練,這倆孩子不僅是在體質上有所提高,更會學得一手好功夫。

    功夫教練很年青,二十六歲,體格健壯,形體勻稱,五官長得一般,皮膚黑黑的。

    當時聶宇霆在網上招聘時,他第三個報了名,看了他的資料,得知他拿過全國散打與拳擊冠軍,聶宇霆就看中了他。

    只是,這名叫鄭濤的教練平時并不多言,除了對倆個孩子會說說話,跟聶宇霆基本沒話說,往往聶宇霆問一句,他答一句。

    聶宇霆也沒懷疑他什么,想起自己小時候那個教練也是一臉嚴肅,他覺得凡是會武術的都較深沉內斂,只要倆個孩子喜歡他就行。

    抬起手腕看看時間,已是上午八點,他擦了擦額上的汗,慢慢走回到別墅。

    “少爺,讓小少爺們吃早飯吧,我已煮了皮蛋瘦肉粥。”黃嫂從餐廳里出來,對聶宇霆說道。

    聶宇霆看看客廳,奇怪地問:“夫人還沒起床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叫小少爺吧。”

    聶宇霆揮了一下手,然后上樓,直接走進自己的臥室。

    室內開著空調,徐徐的冷風讓室內如春天的清晨,淡淡的清涼,讓人舒爽愜意。

    米思蝶還躺在床上,抱著一個枕頭。

    聶宇霆走到床前,俯著看著她的睡顏……

    昨晚被自己折騰了一番,那身上遍布了紅紫的吻痕,粉色的唇瓣微腫,巧挺的鼻尖隨著呼吸一翕一翕,長長的眼睫宛如扇子,輕輕覆蓋住了她那雙清澈美麗的雙眸。

    “哎,懶蟲!”他看著歡喜,聲音里滿是寵溺,“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米思蝶未動,好似他的聲音根本沒有穿進她的耳膜,聶宇霆一笑,伸手捏住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一下子不能呼吸,米思蝶被憋醒了,惺忪地睜眼,她撇開了男人的手,懶懶地呢喃:

    “周末……你讓我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公司的。”聶宇霆湊近她耳邊說。

    “去公司。”米思蝶騰地一下坐起來。

    聶宇霆目光隨意地往下移,米思蝶連忙拉下了睡衣,抬起手扳正他的臉,嗔道:

    “色狼,你不是說今天不去公司的嗎?”

    “昨天擔心你,所以好多事沒做。”

    聶宇霆直起身子,走到衣柜前幫她選裙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幫你?”米思蝶下床,攏了攏長發。

    聶宇霆把一件淡綠色的真絲連衣裙扔給她,微笑道:“不用,你在家里陪兒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我?”米思蝶一笑,別有意味。

    聶宇霆轉過身,關好衣柜,然后走到米思蝶面前,挑起她的下巴,好整以暇地盯著她的臉,警告似地說:

    “記住,不許你跟別的男人交往!”

    “姐夫呢?”

    “他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里的男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誰?”

    他閃了閃眼,放開她,轉過身沉聲道:“年青的……那些故意找你搭腔,討好的,還有原來追求過你的。”

    米思蝶聽了好笑,張手圈住他的腰,手指有意無意地在他腰間摩挲,臉也故意地他背上蹭著,嬌氣地呢噥:

    “老公,你真是小氣哦,人家可是要賺錢養家的女人那。”

    “你索性別干了!”

    聶宇霆一個轉身,摟住她的腰,“我一個人養家就行,你呆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米思蝶推他,笑得歡實:“呵呵……不行,不行,你讓我呆在家里,我肯定成黃臉婆,我會不開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聽不聽話!”

    腳步逼過去,米思蝶靠近了床,他微微一用力,倆人緊貼著就往后倒,米思蝶忙雙手抵住他,提醒道:

    “老公,你說要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防礙,你剛才惹了我。”聶宇霆眼里閃出了小火苗。

    米思蝶無辜地眨眼:“哪里有?”

    “你想賴?”

    聶宇霆一個用力,重重地壓上她……

    被聶宇霆再次折騰了一次,米思蝶才到洗漱間梳洗,穿上男人為她挑選的衣裙下了樓,見聶宇霆正好拿著公文包準備去加班。

    她走上去,在他臉上親吻了一口,囑咐道:

    “路上慢慢開,早點回家。”

    聶宇霆憐愛地捏了一下她的臉頰,微笑:“在家里,別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米思蝶點點頭,送他出門。

    鄭教練再教了孩子幾個動作之后也回去了,聶祈盼與聶明睿練得滿身大汗,在保姆的帶領下去樓上洗澡換衣。

    米思蝶吃過早飯后就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與雜志。

    “鈴鈴……”家里的座機電話響起,米思蝶看也沒看來電號碼,拎起來貼近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喂,誰?”

    “我,白小玫。”

    一聽是白小玫,米思蝶立馬笑逐顏開,興奮地說:

    “有沒有時間,你到我家里來好不好?我們姐妹一起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廂遲疑,欲言又止的,米思蝶心里一緊,集中了注意力,著急地問:

    “小玫,有話就說,別跟我客氣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爸承包的苑景花園兩幢樓房沒有通過驗收,上面監管部門要求全部拆除。”

    白小玫的聲音里帶著哭腔,“思蝶,我該怎么辦?前兩年,我們家的存款全給了喬睿兵辦公司,這一下,我們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苑景花園?不就是我宇霆的?”米思蝶震愣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爸爸真是……他為什么不好好審查對方的資質啊,那包工頭偷工減料呢,你家聶宇霆這么相信我爸爸,可他這么不爭氣。

    思蝶,對不起……我爸說了,就是砸鍋賣鐵也不要給聶總臉上抹黑,這次責任他全權負責。”

    米思蝶暗嘆一口氣,同時替丈夫擔了一分心,難怪這兩天他一直加班,還隱瞞了這件事,依然跟她嘻鬧。

    再次感受到丈夫對她的疼愛,一邊擔心他,一邊又覺得心里很暖和,兩幢樓房的損失對白家來說是天大的數額。

    可對一個環宇集團來說,那真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“小玫,你別傷心,這件事宇霆會處理好的,至于損失……我可以讓宇霆為你們先墊上。”米思蝶勸慰她。

    白小玫沉默了會,繼爾哽咽道:“不行,上一次聶總已幫了我父親,這一次是我爸爸給聶總造成了損失……我們無臉讓你們再幫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喬睿兵想把公司轉讓了,”她又頓了一下,遲疑地說,“他跟我商量,問你會不會要?”

    米思蝶聽了,唇角勾起一抹苦笑,她還記得前幾天,季可娜讓她把土特產公司并購了呢,現在又冒出了喬睿兵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,米思蝶認真地說:“我參股,下個星期就把入股的資金轉到你們帳上,小玫,你是我的好朋友,當年我窮困時,都是你家在幫我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她聽到白小玫的哭聲,心里也跟著酸酸的,喑啞地說,

    “別擔心,一切都會過去的,以后讓方叔叔做事謹慎認真點就行,喬睿兵的公司我不能要,這是你們夫妻的心血,你就讓我作為一個股東入股吧。”

    白小玫明白米思蝶的心意,她不只是要幫自己,也是在報恩。

    而這恩,她其實早報了,她們白家以前給予米思蝶的只是一滴水,可她卻次次投給他們暖暖的泉水。

    白小玫感動,心下忖道:如果哪天有機會讓她報答米思蝶,她可以義無反顧!

    而世事多變,白小玫也不會想到,有一天,她能為米思蝶獻出那份炙熱又真誠的心,甚至于罔顧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一個星期后……

    白家的事很快解決了,雖然環宇集團因此也遭受了一點損失,可事情經過多方朋友的幫忙,苑景花園繼續順利開工。

    因為市政府參與監督,羅一剛也為這件事幫聶宇霆周旋過,出于感謝,聶宇霆決定這個星期的周末宴請他。
全球网络游戏捕鱼电玩